返回

VOCs、TVOC、非甲烷總烴傻傻分不清楚?VOCs治理存在的問題有哪些?

發布者: 眾仕環境     時間: 2019-11-28

   揮發性有機物(VOCs)、總揮發性有機物(TVOC)、非甲烷總烴(NMHC)這幾個概念總是分不清?
 
  今年新發布的標準《涂料、油墨及膠粘劑工業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》(GB 37824—2019)、《制藥工業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》(GB 37823—2019)中有對以上術語的詳細描述,大家可以參考著理解。
 
  揮發性有機物(VOCs):參與大氣光化學反應的有機化合物,或者根據有關規定確定的有機化合物。在表征VOCs總體排放情況時,根據行業特征和環境管理要求,可采用總揮發性有機物(以TVOC表示)、非甲烷總烴(以NMHC表示)作為污染物控制項目。
 
  總揮發性有機物(TVOC):采用規定的監測方法,對廢氣中的單項VOCs物質進行測量,加和得到VOCs物質的總量,以單項VOCs物質的質量濃度之和計。實際工作中,應按預期分析結果,對占總量90%以上的單項VOCs物質進行測量,加和得出。
 
  非甲烷總烴(NMHC):采用規定的監測方法,氫火焰離子化檢測器有響應的除甲烷外的氣態有機化合物的總和,以碳的質量濃度計。
 
  為深入實施《“十三五”揮發性有機物污染防治工作方案》,加強對各地工作指導,提高揮發性有機物(VOCs)治理的科學性、針對性和有效性,協同控制溫室氣體排放,2019年6月生態環境部發布《重點行業揮發性有機物綜合治理方案》,其中明確指出VOCs重點排放行業,并深入分析當今重點行業治理存在的問題。
 
  一、VOCs重點排放行業
 
  VOCs來源以移動源、生活源和工業固定源排放為主,移動源包括本地機動車、油品儲運銷、非道路機械、鐵路內燃機車等;生活源包括居民生活溶劑使用、建筑涂裝、餐飲及汽修等服務型行業等;工業點源(溶劑使用行業)包括石化、包裝印刷、汽車制造、家具制造、化學品制造等。
 
  石化行業:石油煉制、有機化學品、合成樹脂、合成纖維、合成橡膠等行業;
 
  化工行業:制藥、農藥、涂料、油墨、膠粘劑、橡膠和塑料制品等行業;
 
  工業涂裝行業:汽車、家具、集裝箱、電子產品、工程機械等行業;
 
  包裝印刷行業:塑料軟包裝印刷、印鐵制罐等;
 
  油品儲運銷:汽油(含乙醇汽油)、石腦油、煤油(含航空煤油)以及原油等。
 
  二、重點控制的VOCs物質



   三、主要目標及VOCs治理存在的主要問題
 
  主要目標:

 
  到2020年,建立健全VOCs污染防治管理體系,重點區域、重點行業VOCs治理取得明顯成效,完成“十三五”規劃確定的VOCs排放量下降10%的目標任務,協同控制溫室氣體排放,推動環境空氣質量持續改善。
 
  VOCs治理存在的主要問題:
 
  一是源頭控制力度不足。有機溶劑等含VOCs原輔材料的使用是VOCs重要排放來源,由于思想認識不到位、政策激勵不足、投入成本高等原因,目前低VOCs含量原輔材料源頭替代措施明顯不足。據統計,我國工業涂料中水性、粉末等低VOCs含量涂料的使用比例不足20%,低于歐美等發達國家40%-60%的水平。
 
  二是無組織排放問題突出。VOCs揮發性強,涉及行業廣,產排污環節多,無組織排放特征明顯。雖然大氣污染防治法等對VOCs無組織排放提出密閉封閉等要求,但目前量大面廣的企業未采取有效管控措施,尤其是中小企業管理水平差,收集效率低,逸散問題突出。研究表明,我國工業VOCs排放中無組織排放占比達60%以上。
 
  三是治污設施簡易低效。VOCs廢氣組分復雜,治理技術多樣,適用性差異大,技術選擇和系統匹配性要求高。我國VOCs治理市場起步較晚,準入門檻低,加之監管能力不足等,治污設施建設質量良莠不齊,應付治理、無效治理等現象突出。在一些地區,低溫等離子、光催化、光氧化等低效技術應用甚至達80%以上,治污效果差。一些企業由于設計不規范、系統不匹配等原因,即使選擇了高效治理技術,也未取得預期治污效果。
 
  四是運行管理不規范。VOCs治理需要全面加強過程管控,實施精細化管理,但目前企業普遍存在管理制度不健全、操作規程未建立、人員技術能力不足等問題。一些企業采用活性炭吸附工藝,但長期不更換吸附材料;一些企業采用燃燒、冷凝治理技術,但運行溫度等達不到設計要求;一些企業開展了泄漏檢測與修復(LDAR)工作,但未按規程操作等。
 
  五是監測監控不到位。我國VOCs監測工作尚處于起步階段,企業自行監測質量普遍不高,點位設置不合理、采樣方式不規范、監測時段代表性不強等問題突出。部分重點企業未按要求配備自動監控設施。涉VOCs排放工業園區和產業集群缺乏有效的監測溯源與預警措施。從監管方面來看,缺乏現場快速檢測等有效手段,走航監測、網格化監測等應用不足。
 
  四、控制思路與要求
 
  1.大力推進源頭替代,使用低VOCs原輔材料。
 
  2.全面加強無組織排放控制,加強設備與場所密閉管理、推進使用先進生產工藝、提高廢氣收集率。
 
  3.推進建設適宜高效的治污設施,實行重點排放源排放濃度與去除效率雙重控制。企業新建治污設施或對現有治污設施實施改造,應依據排放廢氣的濃度、組分、風量,溫度、濕度、壓力,以及生產工況等,合理選擇治理技術。鼓勵企業采用多種技術的組合工藝,提高VOCs治理效率。
 
  低濃度、大風量:沸石轉輪吸附、活性炭吸附、減風增濃等濃縮技術;
 
  高濃度:優先進行溶劑回收,難以回收的,宜采用高溫焚燒、催化燃燒等技術;
 
  油氣(溶劑)回收:宜采用冷凝+吸附、吸附+吸收、膜分離+吸附等技術;
 
  惡臭異味:低溫等離子、光催化、光氧化技術;
 
  低濃度VOCs廢氣和惡臭異味:生物法。
 
  非水溶性的VOCs廢氣:禁止采用水或水溶液噴淋吸收處理。
 
  4.深入實施精細化管控,推行“一廠一策”制度、加強企業運行管理。


【文章來源:環保365】


云南快乐十一选五开奖历